印宗秦汉为印人之金科玉律,黄牧甫学古玺秦汉印,汲取神髓

明季文人印大兴之后,“印宗秦汉”已成为印人之金科玉律。清代吴云说:“尝谓印章之有秦、汉,犹文章有六经也。为文者必本六经,作印者必宗秦、汉,其旨一也” (《钱胡印谱?序》)。大约在一八八七年前后,以进入广雅书局校书堂为契机,黄牧甫学印由师法清人而上溯秦、汉,无论古玺、秦、汉印,还是魏、晋六朝之印,黄牧甫皆悉心追摹,汲取神髓。这是他印艺历程的一个分水岭,可以这么说,若无此阶段的磨炼,黄牧甫的bet36体育在线_bet36官方网址_bet36投注备用官网艺术的价值与意义要逊色得多,当然也不太可能成为一个后世印人仰慕的一派宗师。

1.学古玺

战国古玺是我国古代玺印艺术的辉煌典范,在印学史上占有极高的地位。它风格瑰丽奇异、变化多姿,并且形式也颇为多样,如方形、长方形、扁方形、连珠形、三连珠形、圆形、心形、三角形、双环形等等,可谓缤纷多彩。对后世印章的发展具有很大影响。

丁亥以后所作”、“中和”两印的章法一茂密穿插、一疏朗简明,各异其趣。但用 刀大致相类,皆冲切相辅、运刀生涩。局部地方如并笔处,用刀含蓄不全部刻净,而 是故意模糊处理,令印章苍劲古朴,穆气森然。

俞旦”一印为连珠形式,文字上繁下简,安排妥贴。用刀全为冲法,挺拔秀劲, 运刀过程中,轻重变化微妙,令线条有粗有细,光洁而不流滑,细劲而不单薄。

器甫”、“安定”两印风格一方劲、一浑圆,一欹险、一工稳。用刀皆为冲法,且方 圆并用,婉转自然,只是在线条质感上器甫”一印刀法劲挺一些安定”一印刀法 浑朴一些。

遯斋”、“和平”两印已渐露黄牧甫自家手段。章法上疏密、揖让、错落、正欹的 对比非常生动,篆法自然流动,不拘成法。用刀沉劲挺健、使转如意,且方圆并用,如 信手为之,神情飘逸之极。

谭崇徽”、“崇徽”两印神似古玺白文,章法奇特瑰异、活泼生动,篆法因形而 定、妥贴自然。用刀犀利爽洁,且辅以单刀为之,令线条苍朴之中时见险劲。

胡宪”、“绍宪释文”两印属典型白文古玺样式。章法工稳大方、疏密因字而异。 篆法端庄合法,方圆兼顾。用刀含蓄凝练,冲刀所过处皆干净利落,不事修饰,令线 条秀逸之中蕴有劲挺之意。

2.学秦印

秦印虽作用于世的时间不长,存世实物也少,但它开创汉印制度,对后世印章 启迪之功不可磨灭。秦印一般都有界栏边框,形制有方形“田”字格印、方形“田”字 格印、半通“日”字格印等等。秦印中多设边栏,使文字更趋紧凑,气息更为茂密整饬。

长生无极”印有田字格,章法左密右疏,对比强烈,篆法方硬如诏版文字,斩钉 截铁。用刀时,刀角入石虽浅,但非常犀利快捷生”字较其他三字线条要粗厚一 些,乃因刀力较重所致。全印线条劲健鲠直,锋芒逼人。

绍宪之章”同为秦印制度,但用字为大篆,较之上一印的方直,显得非常圆浑。 刀法冲切并用,下刀深重,线条粗细变化微妙,且稍事残破,令印章有苍穆浑厚之 意。

王同愈”、“中珏”、“俞旦”三印皆有日字格,风格皆朴素自然,典雅大方。用刀 冲凿意味浓重,下刀虽浅,但很浑厚,线条的两端起止处及中段用刀随意自然,不事 雕琢,爽利之中不失浑朴之意。

3.学汉印

印章到了汉代,其艺术性达到了顶峰,成为后世印学典范。清人冯泌说:“秦、汉 以来,自为一家,犹夫书有钟、王,文有《左》、《史》,诗有李、杜,不可无一,不可有二 者也”(《东里子论印》)。钟繇、王羲之、《左传》、《史记》、李臼、杜甫,皆为后世楷模, 以之比况汉印,不谓不高矣。由此可见汉印影响深远、至今不衰。

骑督之印”、“假司马印”、“振威将军之章”三印为黄牧甫华汉之作。无论在形式、刀法,还是精神、气息,皆与古物无二。由此可见黄牧甫于汉印用功之深。在刀法上骑督之印”的苍劲挺健、“假司马印”的光洁方峻、“振威将军之章”的浑厚凝重, 皆表现得淋漓尽致,值得人们揣摩。

黄士陵印”、“潘宝鐄印”皆为仿汉铸印风格,气息浑朴高古,刀法浑重冲切,运 刀方圆并见,令线条浑圆厚重,苍劲生涩。相比之下黄士陵印”线条略有斑剥,显 得古旧一些潘宝鐄印”线条凝练,显得厚实一些。

黄士陵写金石文字记”、“清荫堂印”、“有唐率更令后”三印仿汉凿印法,气息 苍劲古朴,直逼汉人,放之汉印之中不能辨也。凿印用刀有单凿与双凿之分,汉印实 有之。黄牧甫运刀纯熟自如,若庖丁解牛一般,冲凿之时,但求神气,不问形迹,如 “黄士陵写金石文字记”与“清荫堂印”为单凿法,一刀成之,不复修饰,自有生气爽 爽。“有唐率更令后”为双凿法,往复两刀,或轻或重,或正或险,皆成文章,令人叹为 观止。

与人同耳”略参汉凿印意,篆法方硬,刀法纵横冲凿、锋利挺拔,线条光洁纯正,爽爽然有一种风气。

宪圻》一印仿汉私印,神似之作,用刀精心尽意,略带生涩之意,其自谓“涩刀摹古,最为得神”,观此印果然如此。

孙毓汶印”、“潘元永”、“宪瑶上言”三印为仿汉玉印法,轻松自如。三印用刀略 有不同,虽同为冲刀,一润洁、一劲健、一锋锐。皆为上乘之作。

若瑚印信”、“俞旦印信”两印为仿汉朱文私印法,用刀冲切相间,颇具变化,线条曲直、方圆变化微妙,且有多处残破,皆用刀轻重变化所致。

鸣玉琴馆”、“臣锡璜”两印虽仿汉朱文私印,但实为黄氏家法,无论篆法还是用刀,都已是其典型风格。用刀直来直去,不为圆转,线条硬直劲挺,是一看便知的黟山派。

黄牧甫尝谓:“仿古印以光洁整齐胜,唯赵伪叔为能。”其实,以光洁整齐衡量, 黄牧甫要胜于赵伪叔(赵之谦)。“潘仪增印”、“坚寿石主”、“孝昭之印”三印皆以光洁之刀摹汉,刀锋异常锋锐,横平竖直,圭角毕露,一味追求方峻挺拔之意。此在他 人恐为病垢,而在黄氏,则为善美,称得上是变汉法为我意,化古旧为新奇。

“师实长寿”亦是黄氏手法,但多有残破,乃其少见之作。或许是偶而为之,抑或 是运刀太猛,石质太脆之故。


erweima_wbzbet36体育在线_bet36官方网址_bet36投注备用官网技法交流,印谱资料分享!

微信号:wenbaozhai365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